四方月千紗

青江迷妹
多多指教

感情是一把鋒利的劍
遊走江湖
沒人躲的過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權利,只有不斷斬殺,身為刀如何能體會人類的情感?


漆黑刀鞘中的銀刃閃爍著令人膽寒的銀輝,四方月冷笑一聲,舉起手中太刀往身旁一顆高聳的松樹砍去,需要三人合抱的樹木應聲而倒,揚起一片塵土,男人嚇得直接癱坐在地。

千紗背光俯視著男子,那一刻,男人才突然感覺面前嬌弱的少女如同殺神修羅一般的駭人。

將刀橫在自己的面前,手指輕劃過刀背,「這把刀叫做『燭台切光忠』,是連青銅的燭台都能輕易斬斷的刀。」將鋒利的刀尖抵在男人脖子上,千紗笑著開口道:「你覺得你的脖子對它來說算什麼?」


無權去選擇自己的主人,在焰火中誕生的我,最後仍然在火海凋零。

身為燭台切光忠,他從來都不覺得持有自己的人能真正瞭解刀握在手中的意義。

無論是誰,無論自己多用力吶喊,或許到最後連自己最初吶喊的原因也也遺忘了,直到真正忘卻一切為止,他都在追尋那個答案。

沒有細數,隔了太多時光,模糊不清的面容,一一被記憶裡的火光吞噬,或許曾經得到答案,只是在不斷地沉睡中被漸漸淡忘,自己要的答案到了現今,他似乎開始覺得不再重要。

這是早該遺忘的荒唐,他無數次追問著,她從未給過答案。

「揭曉了答案又能如何?」

「我只是想知道,我存在真正的意義。」

這樣的我,不具備任何意義。

或許真正的答案,是身為刀的我,永遠無法得知的答案吧。

在一切的結尾,我始終找不到吶喊最初的意義,追尋的真相似乎也不再重要了。

评论

© 四方月千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