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月千紗

青江迷妹
多多指教

感情是一把鋒利的劍
遊走江湖
沒人躲的過

【相隔百里的十指相扣】

隔著一扇門就足以讓我感到你的離去,徒留我一人面對偌大的雙人床,它對我嘲諷的勾起嘴角,笑我以背影面對你,笑我不敢面對你又要離開,笑我以沉睡拒絕面對現實,夢境終焉也不過剩下我獨自站在原地,隔著一片海洋究竟又是誰要面對漆黑闇夜。

飛往紐約的航班現在應該已經在太平洋上空了吧?

曾經一度厭惡喧囂吵鬧的街道,現在卻成了我放學後徘徊逗留的場所,嘈雜人聲盡管刺痛耳膜,也勝過空蕩屋子裡的寂寞氣息,灰白色乾淨校服成了這幅街景中違和的突兀,黑亮皮鞋停在了兩人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公寓樓下,屋齡不超出五年的大樓在夕照下投射出細長的倒影,住在隔壁的母親牽著她的孩子走出了大門,她禮節性的微笑了下,艱難的邁開腳步步入大樓。


僵硬的按下樓層數後站在電梯角落,口袋裡是他買給自己當作生日禮物的最新型手機,鈴聲是他為我特意錄下的自彈自唱,桌布是我們出遊的合照,那又怎樣呢?

『沒有任何來電通知』

『沒有任何訊息通知』

反手將門關上鎖好,將脫下的皮鞋放入鞋櫃裡,剛換過的新燈泡是柔和暖黃,讓我突兀的想起那一天我們少有的爭吵,為著他要飛往美國任職的事我們激烈的吵了一架,我本質上就是個怕寂寞的孩子,最多只能忍耐他的早出晚歸,對於他要旅居海外一年半載我無法忍受。

那一天我不顧他的呼喊奔出了家門,我在無人的公園待了一夜,拒接電話,任性的像個叛逆期的孩子,頭一次產生不想回家的念頭。

我沒有去送機,沒有為他說上一句關心的話語。

他或許料想不到我突如其來的任性,下了課回到家見到空無一人的房間時,我才真的知道玄已經不在了。



現在應該依舊在生氣吧,千姬。

抱歉,什麼都不說一定傷了妳的心。

到達機場的接機人員帶我到了住所,房間的空間比我預想的還要大上許多,站在窗戶前甚至能夠將整個紐約一覽無遺,這是新的開始。

日夜顛倒的生活讓我疲憊不堪,這棟大樓剛落成不超過半年,位在紐約市區裡,繁華夜生活跟摟摟抱抱的男女,對於貼上自己的女人僅是說著喜歡,心裡想著卻是遠在半個世界外的女孩。

回到高樓俯視著川流不息的街道,那一日她歇斯底里的與我爭執著,任性的宛如孩子,只是我忘了,千姬也就是個不超過20歲的孩子,在未有結果之前她不顧我的呼喚奪門而出,決然轉身的背影狠狠將我刺痛,沒有回覆的電話跟訊息,她一夜未歸,而我徹夜未眠。

隔日我獨自踏上飛往異鄉的航班,腦海裡邊全是她故做堅強挺直背脊的背影,灰白色制服裙消失在門口,一句話也沒有留下,早就知道可能會有這樣的結果,心裡還是一陣失落。

疲憊,尚未調整過來的時差讓我整個人累的隨時要倒下,將解下的絲質領帶扔在空蕩蕩的黑白相間的毛皮沙發上,他突然想起了兩人剛剛搬入公寓那一陣子的事情,千姬總喜歡抱著吉它坐在公寓的落地窗前靜靜彈奏著,那時候的生活雖然很平淡,卻很幸福。

手機鎖屏畫面是沐浴在橘黃色夕照中抱著木吉它溫柔彈奏著的少女,她的眉眼之間是一片柔和,嘴角掛著淺淡笑意,蔥白指尖靈活的撥動琴弦,溫柔而簡單的幸福畫面就是這般。

千姬…,不知道有沒有按時吃飯?晚上是不是還習慣捧著熱茶熬夜?對著門口等待著他回家?他有許多話想對遠在一端的戀人說,「我終於明白妳為什麼那麼不喜歡我加班了。」原來一個人孤單守候的滋味是這般難熬,我竟讓妳一個人獨自面對了無數次這樣的夜晚。

「千姬…」

筆電跳出的提示音打斷了我的思緒,越洋影片。


From 千姬:


『以下為影片,是否開啟。』


沒有多想點開來。


「那些日子當你不在我身邊 整個世界都不對

還能這樣安靜的和你依偎

受過的苦都無所謂

進進退退 我們之間 故事有點迂迴

轟轟烈烈 哭過幾回 從來沒有後悔


依靠著你的肩膀 有風的味道也有雨的滄桑

為我去過了遠方 還好愛是我最固執的地方

還好再長的夜總是會天亮

我終於等到你回來身旁

愛就是你的肩膀 能負擔我的所有快樂悲傷

相信你許下的願望


一輩子的時間那麼的漫長

何必在乎當初寂寞多荒涼

我們的幸福會在下半場」


——此時,我與你相去百里,百里相隔,隔著半個世界也說不准。我心與你相依。


那是來自遠在日本的戀人自彈自唱的影片,下方是她贈與自己的訊息。

楚玄彷彿回到當初那時兩人依偎著靠在落地窗前,一起戴著一副耳機裹著毛毯,十指緊扣著不放,靜靜的倚靠著。


——此刻,我與妳十指相扣。在十里百里,甚至更遠的距離。我心與妳相繫。

评论

© 四方月千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