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月千紗

青江迷妹
多多指教

感情是一把鋒利的劍
遊走江湖
沒人躲的過

【蓮華.沙華】

序之舞.狂櫻亂舞


櫻花又盛開了,滿地嬌嫩花瓣隨著微風狂舞,紛飛的花雨中總是藏著一些耐人尋味的故事。


這次要講的故事,是兩位審神者,他們是彼此曾經的戰友,曾經的戀人,如今卻是陌路,彼此刀刃相向,他們之間的故事被埋葬久遠之前,無人得知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


現在,藉著漫天櫻花雨來翻閱他們的故事吧。



第一舞.擦肩而過


每月的十五是所有審神者們回到政府敘職的日子,無月凜一如往常的帶著近侍歌仙兼定一同來到了時空政府,眾多審神者們往往也會藉著這個時候彼此聚在一起,大家聊著自己本丸中發生的趣聞,或者是打聽新戰場相關的訊息,刀劍們也能藉此機會認識其他本丸的刀劍,交換一些戰場上的心得。


「凜,這裡這裡!」


藍紫色的雙眼看向發出聲音的主人,那是一名個頭不高的少女,黑棕色的髮扎成了雙馬尾,烏溜溜的眸子是見到友人藏不住的開心,在人群中朝著無月凜興奮的揮動著雙手,然後拉著她的近侍蹦蹦跳跳的來到他的面前,「我沒想到你這麼早就來了。」


伸手揉揉對方的髮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從懷裡拿出裝著金平糖的紙包交給少女,「早點來也能早些回去。」看著她已經拆開紙包迫不及待的吃起了一顆顆五彩繽紛的糖果,接著露出滿足的笑意,無月凜笑著開口:「慢慢吃,沒人跟妳搶的。」


滿口糖果的琉夜口齒不清的用力點頭,近侍燭台切光忠早已經拿著手帕擦去她嘴邊沾上的糖漬,「雖然是早到了,不過看上去還要等上一陣子啊。」看著充滿眾多審神者們與近侍刀劍們的大廳,琉夜不優雅的翻了一個白眼,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輪到他們,她想去吃万屋限定的櫻花饅頭啦,照這個速度下去,等輪到她時就都賣光了啦!


「妳根本只是想去吃万屋的櫻花饅頭吧。」一眼就看穿友人所想的,無月凜搖搖頭揉亂琉夜的頭髮露出一抹笑容,這小妮子

對吃的特別執著,但是無論怎麼吃,身體好像都沒有吸收的樣子,依舊瘦巴巴的,真是不禁讓他懷疑那些吃進去的東西到底都長到哪裡去了?


「嘿嘿,被你發現啦?」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琉夜把剩下的金平糖包好收入懷裡,從光忠手裡接過手帕擦擦嘴再度開口:「不過說真的,回來敘職是沒什麼,但是每次都要等待這麼久實在是很讓人受不了。」拿起放在大廣間桌上已經有點冷掉的綠茶喝了一大口,又拿過一個空杯子在地上滾動著。


「喂,小心等一下有人踩到杯子啊。」截取在地上直線滾動的瓷杯放回桌上,青年執起桌上的水壺倒了三杯溫熱的綠茶給了自己跟自己的近侍還有琉夜的近侍,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有點苦澀的茶水,肯定不是好的茶葉,喝起來這麼苦,給了茶水打上差評後放下杯子。


那廂歌仙已經跟琉夜的燭台切聊了起來,至於琉夜則是已經跑去找了熟識的女審神者交流著女子們間的小秘密,無月凜繼續皺眉喝著苦澀的綠茶等待著輪到自己敘職,就在他已經快要神遊太虛時一抹鮮紅映入視線裡,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暗紅色的曼珠沙華是和服一角。


是一名女審神者,臉上覆著一張紅金色相間半臉狐狸面具,身形嬌小的大太刀正拉著他的主人從無月凜身後走過,從他的位置能看見少女下半張臉,以及戴著純黑皮革的雙手就這樣從他身邊擦過,留下淡淡幽香。


窗外鳥兒不知疲倦的鳴叫著,在平靜的水面丟下含苞待放的花枝,激起一圈圈漣漪。


评论

© 四方月千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