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月千紗

青江迷妹
多多指教

感情是一把鋒利的劍
遊走江湖
沒人躲的過

唯一一次的堅持


「又是一小時三十分!!!!!」

不成聲的哀號回響在鍛刀房內,接著就是一陣聽了就讓人感到心酸的哭泣聲,然後一名少女哭著磕磕絆絆的跑出了鍛刀房。

作為近侍的一期一振看著顯示時間後莫名鬆了一口氣,但是再看到自家主上一臉失望的模樣之後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

晚餐時分,燭台切光忠做了一桌子少女愛吃的菜,這才讓不斷鍛刀墜機的少女臉色好了些。

「還是沒有嗎?」

「是的,白天出了一把江雪殿跟鶴丸殿之後就一直沒出過超過一小時半的刀了。」

「難怪主上難過。」

少女食不知味的咀嚼著鬆軟的玉子燒,一邊思考自己的鍛刀之路為何如此艱辛?

說來也是奇怪,她一向是對限鍛不抱太大希望,最多也就是鍛個兩三發後就放棄,偏偏這次不知為什麼特別堅持,活動剛開始沒幾天就投入了大量的資源,正所謂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在用光所有御禮跟加速扎仍舊沒有出巴形時,一向文靜的她也終於忍不住開始難過。

「我吃飽了…」少女沮喪的放下筷子,搖搖晃晃的走出了大廳,在走廊轉角遇上剛遠征回來的長谷部。

「主上,您怎麼了,不舒服嗎?」主命屬性的長谷部見少女一臉死灰的樣子立刻關心了起來。

「我沒事…」只是心有點累而已,「你快去用晚餐吧,我回房休息了…」少女垂頭喪氣說完後在長谷部的注視下又踏著搖晃的步伐一晃一晃回了房間。

「原來發生了這種事。」飯後除了一期以外的付喪神們聚在大廣間裡喝著茶討論這幾天以來限鍛活動以及主上消沉的原因。

「長谷部殿不緊張嗎?」三日月優雅端起茶杯啜飲了一口,慢悠悠的開口道:「老人家我稍微打聽了一下,這把巴形薙刀可是從未有過主人的,而且還有著對主人過度保護的屬性。」

「即使如此,我也相信主上,相信她也會平等對待這把刀。」

评论
热度 ( 8 )

© 四方月千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