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月千紗

青江迷妹
多多指教

感情是一把鋒利的劍
遊走江湖
沒人躲的過

【Schedule,記錄與警徽】

燭台切光忠醒來時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大腦一陣鈍痛,不過也多虧這惱人的頭痛讓他感覺清醒了不少,四周昏暗的緣故讓他無法確定自己身處何處,嘗試著動了下手腳,生鏽鐵鏈摩擦地面的聲響沈悶迴盪著。

「這可真是…」嗓子有點乾啞,他已經快要一天沒有喝水了,雖然所在的環境無法知曉外界的狀況,不過手上的手錶上標示著的時間很清楚。

【Tue. PM 14:37  週二下午兩點三十七分】

燭台切摸索著站起身,伸手朝自己腰間皮帶摸去,發現除了手槍跟警棍以外,其他裝備都還好好的留在原位,不知道是不是帶他到這的人早就料想到他無法聯絡外界,所以沒有收走他的無線電,抽出皮帶上的小型手電筒推開開關打量著這個房間。

房間內的擺設就像一般的書房沒什麼兩樣,兩櫃子塞的滿滿的書籍,一張L型長沙發擺在靠牆位置,自己剛剛可能就是躺在這張沙發上,玻璃茶几擺在房間中央,燭台切避開鎖著自己雙腳的鐵鏈移動到茶几前,上頭用一只裝了八分滿的磨砂水杯壓著一張破損的照片以及一張精準的時間表。

他抽起照片跟時間表翻看著,照片破損的很嚴重,只能勉強分辨出應該上面是一個女人跟孩子,至於那張時間表,還沒來得及細細研究時突然燈光大亮,他連忙反射性的想要去抽腰間的槍,不過卻抽了個空。

笑面青江雙手抱胸站在自己書房門口看著站在房間中央的男人,身為一名刑警卻背對著未知的敵人可是大忌,幸好他不是那種會從背後偷襲的小人,不然燭台切現在肯定成了倒在他家地板上的一具無名屍。

「別這麼緊張,我不會傷害你的。」

石綠色的長髮,白皙柔軟的皮膚,修長纖細的四肢跟身體,熠熠生輝的璨金左眼,嘴角上掛著柔軟無害的笑意,整體看上去只有兩個字形容面前氣質雌雄莫辯的青年。

——人偶。

像是應該被擺在櫃子裡好好保護著的人偶,不能受到任何一點碰撞或是傷害,應該掛上易碎品的標籤才對。

做為一名STK,青江是比較特殊的,原本跟蹤燭台切只是為了委託人而已,沒想到七天過後自己卻對這個英俊溫柔的刑警產生興趣,一週七天循環著,三不五時自己就會出現在對方工作地點附近。

至於現在將人帶回家的原因,不說也罷,說了他也不見得會相信,伸手解開襯衫的扣子,露出來那白皙如陶瓷的瘦弱胸口,咬下自己的手套扔在了矮几上,柔軟身軀貓一樣的趴伏在沙發上,青江抬頭看著他,笑意幾乎滿溢而出。

他朝燭台切勾了勾手指,男人的身體將自己完全籠罩住,「碰我。」

接下來發生的事完全超脫燭台切預想,那如人偶一樣精緻漂亮的人兒在自己身下喘息低吟著,雪白背部上遍布象徵佔有意味的痕跡,他箝住對方柳腰瘋狂的前後擺動著,汗水順著青江脆弱纖頸滑下,沒入身下的沙發裡。

——擁有著與我相同傷痕的你,想必能夠更加瞭解我內心。

——是你勾引我的,可不容許你喊停。

评论
热度 ( 3 )

© 四方月千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