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月千紗

青江迷妹
多多指教

感情是一把鋒利的劍
遊走江湖
沒人躲的過

【現實即是悲劇,妳卻是我唯一的救贖】

※文豪野犬乙女向

※中原兄妹設定,骨科

※太宰兄妹設定,親情向

※自行避雷

※ooc有

在這裡,弱小只會遭受他人的欺負,唯有力量才是一切。

「存活下去才是真正的意義。」

「那妳是為了什麼而活著?」

「為了找到讓我存活的意義。」

「現實就是一切的意義。」

待中原中也回到家時已經過了一個月,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一眼後拿了醫藥箱推開。

房內只開了盞檯燈,雙人床上蜷縮著熟睡的人影,毫無防備背對來人,中原中也放輕腳步走近床邊,撿起落在矮櫃下的空消毒水瓶扔入角落裡的垃圾桶,坐在床沿盯著那張與自己有五分相似的睡臉,伸手將滑落在她臉上的髮絲撥開。

她總是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受傷,讓他這個做哥哥的感到無力,他也記不起來最後一次和妹妹說話是什麼時候了,當他回頭看時,她已經離他越來越遙遠了,也不會向以前一樣依賴自己。

他明白作為哥哥自己確實有些失職,但是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夠給妹妹一個好的生活,只是他還是忽略了,她想要只是希望每天醒來就能看見他的身影,想要的只是跟哥哥安穩的生活著。

「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說著,將她的手拉出棉被外,細心的上藥,期間兄妹倆一句話也沒說,她沈默的看著他低頭替自己手臂的傷上藥包紮,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中原中也看著妹妹手臂上青紫色瘀傷,心裡某個地方更加沉痛了幾分,什麼時候開始,她也跟從前的自己一樣,一身傷的回家,卻一聲不吭忍下來。

成為黑手黨的代價,就是唯一的親人也開始漸漸遠離自己嗎?

那雙跟自己如出一轍湛藍的眼瞳裡靜靜倒映著他的身姿,那雙眼睛裡沒有所謂的厭惡,但是他卻看不見她對自己還有什麼樣的情感。

「知道嗎,我可能犯罪了。」伸出手撫上她因為受傷有些蒼白的臉頰,指尖貪婪的汲取那一點點溫暖,指腹在同樣蒼白的嘴脣摩挲著。

我犯下不可赦免的罪行,能救贖我的——

「只有妳。」沒頭沒尾的幾個字讓她平靜的面容出現裂痕,緩慢擴大,最後完全瓦解於中原中也霸道卻溫柔的譴卷親吻。

「只有妳,也只能是妳。」呼吸交疊間他聽見了來自她的赦免。

——悲劇一般的世界,你同是我唯一的救贖。

评论
热度 ( 30 )

© 四方月千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