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月千紗

青江迷妹
多多指教

感情是一把鋒利的劍
遊走江湖
沒人躲的過

【汙濁,連同妳我都沉淪彼此】

※文豪野犬乙女向
※中原兄妹,骨科
※ooc有

「只要我還是黑手黨的骨幹一天,就沒有人能傷害她。」也沒有人可以質疑我們之間的關係。

或許已經回不去,從那個夜晚開始,一切就都變了。

他曾經認為還是孩子的她早就蛻變成一個女人。

他以為只要將她與自己的世界隔離,就不會讓她受到傷害。

但他忘了,就算遠離他的世界,她仍舊會被現實所傷。

「這世界從來不對誰仁慈的,她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不是遠離泥沼就能安穩過日,身為陷入泥沼裡中原中也唯一的妹妹,她注定了就跟他人不一樣。

「這世界上能保護妳的只有我一個。」

「所以,愛著我吧,就像從前一樣。」

2017-06-21

【現實即是悲劇,你卻是我唯一所求】

上篇請走
http://skyme196048.lofter.com/post/1dba2f36_102a43ab
※文豪野犬乙女向
※中原兄妹設定,骨科
※妹妹視角
※ooc有

「因為不知不覺已經習慣,所以我不再喊痛。」

「追不上,我只能模仿他的從前來自我麻痺。」

「我沒有義務要告知你,他是誰。」

「這悲劇一般的世界,他就是僅存的救贖。」

我總在低處仰望你,習慣你低下身對我露出微笑,習慣你把我護在身後,偶爾將我帶到與你同樣的高度,讓我一起欣賞你所看見的風景。


已經一個月了,看著手機顯示的日子才恍然想起,又一個月要過去了,而他也已經一個月沒有回家。

什麼時候開始,已經習慣打開門面對的就...

2017-06-16

問問有人想看昨天中原兄妹後續嗎

晚點可能放上昨天寫的後續

http://skyme196048.lofter.com/post/1dba2f36_102a43ab

2017-06-16

同人文的真相

酒肉一樽: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

2017-06-16

【Schedule,記錄與警徽】

燭台切光忠醒來時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大腦一陣鈍痛,不過也多虧這惱人的頭痛讓他感覺清醒了不少,四周昏暗的緣故讓他無法確定自己身處何處,嘗試著動了下手腳,生鏽鐵鏈摩擦地面的聲響沈悶迴盪著。

「這可真是…」嗓子有點乾啞,他已經快要一天沒有喝水了,雖然所在的環境無法知曉外界的狀況,不過手上的手錶上標示著的時間很清楚。

【Tue. PM 14:37  週二下午兩點三十七分】

燭台切摸索著站起身,伸手朝自己腰間皮帶摸去,發現除了手槍跟警棍以外,其他裝備都還好好的留在原位,不知道是不是帶他到這的人早就料想到他無法聯絡外界,所以沒有收走他的無線電,抽出皮帶上的小型手電筒推開開關打量著這...

2017-06-15

【現實即是悲劇,妳卻是我唯一的救贖】

※文豪野犬乙女向

※中原兄妹設定,骨科

※太宰兄妹設定,親情向

※自行避雷

※ooc有


在這裡,弱小只會遭受他人的欺負,唯有力量才是一切。


「存活下去才是真正的意義。」


「那妳是為了什麼而活著?」


「為了找到讓我存活的意義。」


「現實就是一切的意義。」


待中原中也回到家時已經過了一個月,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一眼後拿了醫藥箱推開。


房內只開了盞檯燈,雙人床上蜷縮著熟睡的人影,毫無防備背對來人,中原中也放輕腳步走近床邊,撿起落在矮櫃下的空消毒水瓶扔入角落裡的垃圾桶,坐在床沿盯著那張與自己有五分相似的睡臉,伸手將滑落在她臉上的髮絲撥開。


她總...

2017-06-15

祝福高考的孩子們順利啊@

2017-06-06

【籠中之物,片段】

「還是不願意開口嗎?或者不敢開口?」楚玄半蹲在千姬面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無論如何她都不願意開口說上一個字。

這個世界造成千姬的傷害,造就一切所有讓她再也發不出一絲反抗的聲音。

私慾是多麼可怕,將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擺飾,摧毀所有光明,直到他們再也不能夠反抗命運。

千姬直視著男人的眼睛,只感到茫然,她沒有過自我的情緒,能踏出牢籠已經是她的極限。

「唉…」楚玄伸手揉揉少女柔順的髮絲,將人從椅子上抱起回到她的房間。

「好好休息。」


「好好休息。」

千姬坐在床上看著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後,她靜靜的從床上起身換下身上華麗繁瑣的衣裙。

撩開的髮下露出雪白的肌膚,在那纖瘦的仿佛像花枝一樣...

2017-04-16

【未公開短篇,其二】

連神都未能瞭解的情感,演繹只有我與你。

這場沒有劇本的戲劇,等在眼前會是如何結局?

將是錐心泣血,將是冷漠以對。

我們面對面演示著這荒誕的一幕,這戲劇何時結束?


明明只要開口便能阻止悲劇的演變,心裡卻仍是盼望奇蹟發生。

若是這樣的情感明朗化之後,劇情就不會急轉直下。

然而,這樣的情感卻扼殺在——

深層的恐懼,與難以言說的曖昧裡頭。

2017-02-20
1 / 6

© 四方月千紗 | Powered by LOFTER